KTV复工:好起来需要时间也要头脑

KTV重启经营已有一段时日。近日,由美团发布的相关报告揭示了KTV行业的近况,称作为较传统的娱乐项目,KTV出现了营收快速恢复的态势。

按照疫情防控要求,以KTV为代表的歌舞娱乐场所的经营规定也在发生变化。近日,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发布的《娱乐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(第二版)》明确:歌舞娱乐场所接纳消费者人数原则上不得超过核定人数的75%,每个包间接纳消费者人数原则上也不得超过核定人数的75%。此前,这一比例为50%。数字的改变对于KTV行业来说,意味市场将进一步开放。

日前,记者从预订平台上看到,包括唱吧麦颂KTV、魅KTV在内的多家品牌店已经复工,且不少包房显示已订满。同时,也有一些KTV的预订情况较为冷清。复工复产后,KTV到底“活得”怎么样?让我们听听消费者、相关从业者怎么说——


北京消费者:比预想中人多

今年暑假,“95后”多宇从武汉来北京实习。实习结束前,他决定周末和朋友们去KTV聚聚。此时,北京已有多家KTV恢复营业,多宇和同行的两位朋友预订了唱吧麦颂KTV东四北大街店3小时的小包套餐。

进入店内,多宇和朋友出示“健康宝”并进行了体温检测。“大厅过道有放置丢弃口罩的专用垃圾桶,店内能闻到消毒水的气味。在顾客刚刚离开的包房,有工作人员对房间内的麦克风、桌子等公共设施进行消毒。”多宇说,一系列消杀举措让自己和朋友们感到安心。

“我们特别选择在午饭后的时间去唱歌,以为人会少一些。当时大概是下午两点,没想到人很多。都是三三两两的年轻人来聚会,大家有说有笑。”由于客人多,多宇预订的小包没有房间了,在维持原套餐费用前提下,这家店主动为多宇换了一间大包房。3小时欢唱,无酒水套餐,多宇只花了140元。

从点评可以看到,很多像多宇一样的消费者在消费体验后认为,一切都在恢复正常。

家住北京朝阳区的张先生也有类似感受。“我家社区外就有一家KTV,疫情发生后一直关着门,我以为是垮了。9月初的一个晚上,我回家路过时突然发现这家店开门了。上个周末,看到有年轻人进出,还都戴着口罩。”

张先生抱着好奇的心态走进了这家KTV。戴着口罩的服务人员上前迎接,告知需要扫码、测体温,问询是否已预订包房,因为“包房已经满了”。

“说实话有点儿惊讶,以前听说KTV是江河日下,再经过这次疫情冲击,本来都以为要彻底说再见了,没料到会爆满。”张先生说,可能这半年来人们心情紧绷,都太需要放松了,K歌仍然是一个释放的出口。


中小微经营者:面临的仍是生存难题

不过,并不是所有KTV都“病木逢春”。较为明显的一个情况是,相对大城市里具有一定品牌知名度的连锁KTV门店来说,处于三四线城市、中小微规模的KTV经营者面临的仍是生存难题。

6月13日,湖北十堰地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调整为三级,KTV等娱乐场所开始有序限流开放。与复工初期客流有限的情况相比,这里已有更多消费者进入KTV进行娱乐体验,但目前的客量仍无法与疫情发生前相比。

疫情发生后一直勉强维持、手中还经营着3家KTV店面生意的钟立清,还是没能松口气。“我原有5家店,因为疫情关停了两家。为了保证留守员工的住宿、用餐及基本工资,同时保证开业后能够维持客户体验,疫情形势好转后,我还将店面内的设备、经营用品做了维护与升级。在没有收入的阶段,这些只能靠借贷维持。现在算是开业了,不管恢复情况如何,都是一个好的开始。”

由于十堰地区靠近疫情发生早期的“核心地区”,人们曾一度处于较高的警惕状态,对于KTV、影剧院这类人流密集且封闭的文化消费空间,在心理上仍存有一定疑虑。刚刚恢复营业的那段时间,钟立清内心有一种激动与焦灼交织的矛盾。“开业了,我恨不能让大家涌进店里痛快唱歌、聚会,但实际情况是,即便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,人们内心还是害怕,不愿马上来消费。”钟立清强烈感觉到周围人的谨慎,就算是他自己主动邀约朋友来KTV体验,大家还是“不敢来”。

客流虽少,正常营业必须要做到的消杀防控措施不能少,钟立清每天严格落实相关规定,搞好各类防疫工作。包括早、中、晚各消毒杀菌一次,公共区域不定时执行消毒杀菌,在每一间包房招待完毕后,还会再开展清扫和消毒杀菌。

“为了促进消费,我也在用短视频扩大宣传。消费价格上,跟随整个行业动态,我们推出了优惠欢唱次卡,折扣最低可达3折,原先门市价174元至264元、服务时长为3小时的单次消费体验,现在仅需56元至80元便可实现。如果是早场消费,单次体验价格可低至39.9元至50元。”

一番努力后,钟立清3家店面的客量有所回升。“年轻人居多,线下聚会、娱乐的消费需求还是存在。”不过,根据最初复工政策对包间人数的控制,整个店面一天的接待量,也只有疫情前的一半左右。“线下KTV的主要收入来源为酒水餐食,如今小包最多4个人、中包一般7个人、大包能到9个人,除了节假日,包间爆满的情况还是少,影响直接体现在大打折扣的营收上。”

每天,钟立清必须清醒地算账。除去疫情期间借款填补每月40多万元的开销,他最近又去银行办理了50万元的消费贷款。“总要把经营维持下去。”在他看来,KTV行业想要全面复苏尚需时日,这依赖于整体经济环境的改善。“在此之前,作为经营者,不断提升消费体验也是必须要做的。目前,我们把更多的餐饮服务引入了KTV娱乐体验之中,力图打造‘一站式’娱乐,尽可能增加营收。”

钟立清面临的经营现状折射出疫情影响下KTV行业发展的一个侧面。疫情发生后,KTV娱乐场所陷入低迷。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我国KTV相关的企业新注册3206家,同比下跌35.9%,受疫情影响比较明显,其中2月新增量最低,仅76家,随后3月开始恢复增长,6月新增企业794家,上半年相关企业注吊销量达964家。

不过,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,各地娱乐场所经营在逐渐恢复正常。在得知娱乐场所接纳消费人数的限制要求将放宽后,钟立清感到如释重负。“对于KTV行业来说,这不仅意味着客流量和营收的增加,同样意味着整个行业也在慢慢回到正轨。”钟立清说。


场景设计师:疫情促使KTV转向“派对场”

路文俊是七文娱乐设计机构的一名设计师,专门为定制型KTV提供整体设计方案。从他所承接的店面设计订单的变化,可以一窥疫情发生之后KTV正在寻求的转变方向。

路文俊已陆续接到多家新开业KTV的店面设计订单。和疫情发生前相比,甲方的预算相对减少,所接到的项目店面面积约2000平方米,包房数量则是三四十间。

“这些订单,一部分是因疫情耽误而集中在复工之后处理的订单,一部分是疫情得到控制后接到的新订单,最早接到的新订单来自云南,4月以后我们就忙起来了。”路文俊说。

家住重庆的路文俊对KTV行业复工复产有一个明显的感受:在云、贵、川、桂几个地方,KTV较早地从停摆阶段“苏醒”过来,重庆相对来说要晚一些,六七月才渐渐重启营业。

“今年KTV店面的设计明显转向了‘派对场’模式,就是在K歌之外,加入聚会、餐饮等服务,满足团队建设、生日聚会、晚宴酒会、主题定制等娱乐需求。我们设计方、施工方、硬件供应商等一系列链条都要跟上这种变化。”

“实际上,去年下半年,多地KTV就已经开始探索‘派对场’这一模式的经营。”路文俊说。年轻人是KTV消费的主力军,他们的消费需求不可忽视。但是,即便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,很多KTV的设计也有些跟不上时代节奏了。老旧的歌单和音响、灯光设备,让年轻人失去走进KTV的欲望。路文俊提到,捕捉到年轻人热爱新鲜、时尚的消费特点后,他们的设计团队会从国潮、传统文化乃至电视综艺里寻找灵感,比如在KTV包房设计风格中加入更具变幻感的色彩、灯光,打造不同主题内容的空间,配备精致且带美化歌声的音响设备等,更好地满足年轻人的需求。

在路文俊看来,疫情加速了KTV行业的转型升级,让行业变革提前到来。他预测:“未来基本上在每个城市的市区都会有一两家以‘派对场’为经营模式的KTV店面。这显示出行业消费的升级。”

“氛围”是路文俊挂在嘴边的关键词。如今的KTV作为一种娱乐场景,更重要的是让消费者沉浸其中,得到充分享受。而氛围的营造与店面、包房的设计和设备、服务等各环节分不开,甚至是放置的沙发和桌上的摆件等细节,都会影响到氛围的营造。更具现代感、色彩冲击力和娱乐氛围的空间设计,正成为KTV店面追求的风格特征。“可以大胆想象,未来,桌游、台球、VR体验,包括高端的服装秀、大型活动,都可以在KTV进行,更多人群的高端消费需求将进一步引领市场。”

“当然,并不是说强调消费升级,就要忽略量贩式、单纯唱歌的传统KTV经营模式。经营者还是会根据自身所在地区的消费水平、消费需求来决定自己的经营模式。”在路文俊看来,KTV行业正在从疫情中走出来,寻求新的市场空间。疫情的暴发倒逼KTV经营者提质升级,后疫情时代,“KTV会根据市场和需要变化做好定位,打造出独特标签,这个行业才会好起来。”


文章转自:中国文化报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):KTV复工:好起来需要时间也要头脑

原文链接:,转发请注明来源!
评论已关闭。